铣刀研磨机

2021-12-01 18:15:19 作者:铣刀研磨机

  铣刀研磨机来自铣刀研磨机

“瓮中捉鳖?殊不知,瓮中捉鳖也得有实力,若是实力不够,那么所谓的翁中,便只能成为布局者的死亡囚笼了。

一瞬间,那些超品势力的修者,不但进入不了永恒大军,所在的那个大营之中了,而且,就连大营之中的情景,也是看不到了,他们的视线,全都是被那些突然升起的白雾,给挡住了。

“啊啊啊!”

···

与此同时,也就是羽皇的声音,消失的那一刻,大营中,瞬间响起了一阵阵凄惨至极的惨嚎声。

只可惜,眼下的情况,正好是应了羽皇先前的那句话,他们似乎还是太高估了自己,自以为可以破开禁制,而事实上,却是根本不行,至少短时间内是不行的···

最终一番轰击下来,大营外的那些超品势力的修者,全都是停了下来,他们放弃了,因为,前前后后,他们不知道打出了多少道攻击,可惜的是,那些禁制,始终没有反应。

(二更送上!月初了,求一波月票!各位亲!你们的月票,就是染墨的动力,我会加油更新!)。”羽皇冷笑。

只不过,他们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们动身前往帝宫山的那一刻,身处大营之中的羽皇,他的脸上,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冰冷的笑意。

这一夜,注定是个动荡的夜、是一个染血的夜,因为,这一战,牵扯的势力太多,而且,最重要都是,其中的每一个势力,都是不弱。

“要我说,管他呢,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吗?要知道,此次,可不是在帝宫山,以我们的实力,还怕他会出什么幺蛾子吗?”

“说得对,别管那么多,我们一方实力强盛,直接冲过去,与那些一品势力的之中的修者,里外夹击,一股脑的全灭了就是!”

“这倒也是,走,杀!”

···

一念至此,那些原本心有担忧的老者,纷纷变得坚定了,他们自信,凭着他们的实力,无惧任何阴谋。

“对了···”这个时候,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一位白发老者,双眼放光,激动地道:“差点忘记了,眼下,这又何尝不是我们的机会啊?”

“什么机会?”众人迷茫,心中不解。

众人的大后方,一身紫金皇袍的羽皇,临空而立,三千战俑分列在他的两侧,在羽皇的操控下,横杀诸方,所向无敌。

“不错,确实有些奇怪,他···太淡定了!”又一位老者出言,他也看出来端倪。

不过啊,说实话,他们这些超品势力的修者,相对来说,还好一些,因为,他们今日的局,虽然失败了,但是,他们并无人员损失,然而,那些位于大营之中的两百多个一品势力的修者,可就惨了。

“当然是攻打帝宫山的大好机会啊!”那位白发老者开口,耐心的解释道:“你们想想啊,如今,永恒王庭的大军,包括永恒人王在内全都是在这里,那么显然,此刻的帝宫山之中,肯定无比的空虚,若是我们此刻去攻山,试问谁人可挡?”

“对啊,怎么把这事给忘了!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!”

“说的对,确实,眼下确定是进攻帝宫山的大好机会。

望着,大营外的那些正在冲杀而来的各个超品势力的修者,羽皇脸色平淡,丝毫没有一点的慌乱之色,显然,对于眼下的情况,他早就知道了,一点也不意外。”

“说的对,大家全力出手!”

···

不久后,不知道是谁突然提了一句,一瞬间,在场的所有超品实力之中的修者,全都是疯狂的轰响了那些分布在大营之外的禁制,他们在全力出手,企图轰碎它。”大营中,羽皇眼神微眯,嘴角微扬,心中一阵冷笑。

“哼,你们当真以为,朕是中了你们的陷阱吗?”这时,就在各位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,为眼前的困局震惊、困惑的时候,羽皇的声音,突然自大营中,传了出来,言语中,满是冷漠与不屑:

“真是可笑,实话告诉你们,朕早就知道,你们一直隐藏于暗处了,而眼下,明知有埋伏,朕既然还敢前来此地,你们觉得,朕有可能没有准备吗?”

“你一直知道我们藏在暗处?”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,微微一怔,接着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他神色一恍,满脸不可思议的道:“这么说来···这么说来,先前,你所以故意拖延了十天,其实,就是在暗中在大营中的四周,布置禁制?”

“嘿嘿,你倒是个明白人,只可惜,你们发现的太晚了。

眼下,他们这是,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“只是,这怎么可能,如果,你就在我们的眼皮子低下行事,我们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你?”一位超品势力的掌舵人皱眉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前一秒,这些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,一个个的都还信心十足,自信此次,定可斩杀永恒人王报仇雪恨,然而,谁曾想,下一秒,他们居然全都被挡在了外边,连永恒大军的边,都是靠近不了。

“哼,这就是你们的问题了,不过,友情提示下,千万不要太高看自己,有谁规定,朕出现在身边,你就一定会有所察觉?”紧随其后,羽皇的冷哼声,立刻又传了出来。

“不对,你们发现没有?看到我们,那位永恒人王似乎没有一点的惊讶与慌张?这不对啊!不合情理···”一位超品势力之中的老者心生疑窦,他觉得羽皇的反应,太奇怪了。”

“可是,那些一品势力···”

“管他呢?今日,就当他们,用自己的死,为我们做贡献了···”

“别说了,大家快走,须知,机会稍纵即逝,我们务必抓紧时间!”

···

很快,那些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,纷纷动身了,个个面带激动,浩浩荡荡的朝的帝宫山的方向,冲了过去。

那些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,本身所隐藏的位置,就距离大营不远,如今,在他们的全速冲锋之下,很快,便都是杀到了大营之前,然而,就在这一刻,就在这些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,刚要踏入大营之中,去与永恒大军大战的时候,异变突起。

···

“道友们,翁仲捉鳖的时刻到了!”

“杀啊,为所有死在帝宫山外的师兄弟,报仇!”

“冲啊!”

···

大营之外,各个超品势力的修者,齐齐自虚空中显出身形,一边大吼着,一边挥舞着各自的兵器,疯狂的朝着大营之中的永恒大军,杀了过来,他们要去报仇。

本来,他们是想着以自己为饵,来引诱永恒大军来此,最后再来个瓮中捉鳖,这可惜,眼下这是,捉鳖不成,反而将自己困在了这里,而眼下的这个本来为永恒大军准备的囚笼,如今,却反而成了自己一方的死亡囚笼了。”这时,就在那位超品势力的掌舵者,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羽皇却是突然出言,打断了他,言罢,羽皇便是在也不说话。

“你···”

“好了···朕懒得和你们废话了,多谢你们准备的这个大营,让朕有机会,将敌人一网打尽。

“不行,绝对不行,我们绝对不可以就这样无动于衷!必须做点什么?”

“没错,来,大家一起出手,攻击禁制,此地不比帝宫山,说不定,我们全力出手,有可能击碎他们也说不定。

“吟吟,杀啊!”

“吼吼,来吧,小崽子们,本龙今夜要分分钟,教会你们如何做人”

“汪了个汪的,死猪,你省省吧,就你那样的,分分钟教会的不是如何做人,而应该是如何做猪!”

···

诸方一品势力的修者,组成的大营中,幽玄身躯天龙真身,冲在最前面,龙尾摆动,龙爪挥洒,所想披靡,此外,在他的两侧,无杀,赤羽、金猪以及寻古等人,也都是毫不逊色,尤其是寻古,他最是威猛,动作也最是简单、粗暴。

“这···这是···怎么会?怎么会这样?”

“禁制,居然又是这种可恶的禁制!”

“怎么会这样?不应该啊?这些天,我们一直都是守在这里,那位永恒人王,到底是何时,在此布置的禁制?”

···

大营中,各方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,齐齐大惊,一个个的面如猪肝,那脸色简直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,因为,眼下的这个情况,简直是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,这前前后后的差距,也太大了,简直就是出现了个大逆转。

虽然,那些由两百多个一品势力的修者,组成的联军,数量众多,但是,其中却是并无一位巅峰境上古神明,而羽皇这一方,连同寻古、羽皇以及他的三千战俑在内,足足有着三千多位拥有巅峰境上古神明战力的修者。

在如此巨大的悬殊之下,那些一品势力组成的联军,根本挡不住,此际,大营中正在上演的,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···

大营之外,各个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,个个面色阴沉,相顾无言,此际,他们都是觉得很挫败,费尽心思,苦心谋划的一个杀局,结果,一夕间,非但被人给破解,发而还成全了别人,成为了别人攻杀自己一方的利器,如此结果,恐怕任谁都高兴不起来吧。

哗哗哗!

随着一阵绚烂的华光闪过,下一瞬间,在整个大营的四周,倏然出现了一道道九彩之色的禁制,同时,与之相伴的,还有一股股白雾。

从始至终,他仅仅只有一个动作,那就是不地挥动着一只右爪,他在用右爪对敌,威势滔天,无论对方来的是什么修者,他皆是一视同仁,一抓拍去,管你是尊者境,还是那些高位上古神明,无一例外,直接都是爆体而亡,极为的凶残,此际,他大有要凭借这一爪横行诸方之事,右爪起落间,血色滚滚,惨嚎连连,几乎无与争锋。“杀啊!”

“冲啊!”

···

落雪仙洲之中,一场激烈的大混战,正在进行着,杀吼声震天,到处杀伐气涤荡铣刀研磨机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