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幻西游

2021-12-01 17:59:57 作者:梦幻西游

  梦幻西游来自梦幻西游一张小脸虽然有些红扑扑的,但颇有精神。’

‘所以这个局面该怎么办?你快说点什么!’

裴修与苏晚卿的眼神在电光火石间,已经完成了彼此的脑电波交流。

正因为如此,容舒玄的形象在旁人看来,才令人感觉,作为大名鼎鼎东霂国的皇帝,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年轻及和蔼?不,不能用和蔼这个词,他们一直以为,东霂国能够一直作为如此强悍的大国,东霂国皇帝必然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。裴修接收到了自家媳妇的信号,自然是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。

但是看到自家的妹妹以及妹夫之间甜蜜不已的互动,饶是容言玉也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有点被刺激到了。因此,裴天宇即便阅人无数,也不由得在此缺了许多考虑。毕竟苏丫头可是堂堂的东霂国唯一的小公主呢,光是瞧容舒玄和上官流霜,以及容言玉的态度便知道了,他们对于苏晚卿,必然是十分宠爱的。”

几人听罢裴修这般说,都露出了满意的神情。

此时,容言玉的面前,一闪而过的是裴羽墨绝美的小脸。

三位长辈喝了茶,都满意的从怀中掏出早就已经为二人准备好的红包,裴修与苏晚卿双双接过手中沉甸甸的红包,乖巧的道了谢。

裴天宇看着自家的儿子,牵着漂亮的儿媳妇站在那里,很想满意的摸一摸自己的胡子,奈何并没有什么胡子给自己摸。”

裴修与苏晚卿来到这里,第一件事本就是为了敬茶。

瞧着苏晚卿的模样,今天定是睡得十分的好。但是这样想想,裴天宇的心中莫名的又多了一丝心酸。虽然年轻人,这样子确实也很正常,他们都是过来人,可以理解。裴天宇下意识的看了容舒玄一眼,发现他并没有发话的意思,他便开口应道:“快些请六皇子和六皇子妃进来。若是他们为此怪罪于小六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毕竟,苏丫头可是他们的宝贝女儿呢。

再者,苏晚卿又是他们流落在外十几年的亲生骨肉,这其中的滋味,即便裴天宇并未尝试过,但也可想而知了。作为一个皇帝,在自己的贵族和大臣面前如此失态,如今想起来,饶是裴天宇,也感觉十分的不合适。”

裴修倒也毫不含糊,将手中的红包塞到苏晚卿怀里,一起收起来之后,冲着容舒玄和上官流霜从善如流的喊道:“父皇、母后,从今以后,修一定会好好保护晚晚的,因为她是修此生最珍爱的妻子。而他也没开口问裴天宇,也许裴天宇,也不一定会知道呢。

。等等,这是作为一个强国皇帝该说的话吗!而且上官皇后怎么会这么容易吃醋?不对,应该说,他对容舒玄才没有半点意思呢!他疯了吗!

而一旁的上官流霜和容言玉,早就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,淡定的喝着茶了。”

苏晚卿听到裴天宇这般调侃裴修,脸色忍不住微微一红,她刚想说什么,但裴天宇又接着温和的冲着她开口道:“所幸小六知道疼媳妇儿,苏丫头,肚子饿了吧?我现在便命人上菜。但他并没有丝毫的不高兴,反而认为十分的理所当然。作为一个已经成亲的男人,如果不听自己媳妇的话,那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!

因此,裴修调整了一下自己心情,开口打破了在场的气氛:“儿臣携爱妻来敬茶了。

裴天宇:“……”完了,他竟然被抓包了!

不对,他一个堂堂的皇帝,今天怎么会这么怂?这怎么会符合他作为一个皇帝的作风!裴天宇还未来得及仔细考虑其中的缘由,容舒玄已经开口了。

“没想到容亲家真是……爱开玩笑呀哈哈哈。

宫女很快端着几杯冒着热气的新茶上来了,裴修与苏晚卿,一一拿起茶水,恭敬的端给了容舒玄、上官流霜及裴天宇。

但是让东霂国的皇帝与皇后这般等待,裴天宇的内心到底还是有一丝忐忑不安。”

他刚想问,这大中午的,苏丫头也差不多该起来了。

因此,这一步,全权都由裴天宇代替了。

而作为在场唯一的“单身狗”容言玉,看到这一幕,原本淡然的神情也不禁微微抽了抽,总觉得心底忽然多了那么一丝不舒服。”

“啪——”的一声,裴天宇一个不注意,手中的茶杯便已经摔倒在地,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撕裂声,但他本人却毫无察觉。席间,他们还谈笑风生,哪里有半分巧言令色的样子。这个死小子,竟然不告诉自己的亲爹,害他昨天在婚宴上还闹了个这么大的笑话。原本他一向自诩,就算自己一个人,也过得非常的好,并不需要什么别的东西来增加自己的乐趣。

“六皇子、六皇子妃驾到——”

听到太监的声音,在座的几个人眼睛纷纷一亮。这会儿容舒玄开口了,小两口自然也没什么意义。

裴天宇开口后,容舒玄也开口道:“卿儿,虽然晚了些,但是这茶,还是要敬的,你二人且先将茶给敬了吧。

没想到,在见到真人之后,发现他竟然是那么的温和……确实令一些天离国的贵族大臣们大跌眼镜。但如今,也算是皆大欢喜了。”

裴修站在原地,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如果裴天宇知道自家的儿子早就知道苏晚卿的真实身份,估计要气得跳脚了。这成亲后的第一个仪式,自然是万万不能缺了的。

事实上,裴天宇已经被容舒玄的话给惊呆了。容舒玄也仅仅是在上官流霜的面前,才会展现出他最温情和柔软的那一面。虽然他知道父皇一向很宠爱自己,但是现在很显然,自家的媳妇已经比自己的地位要高了。显然,这样的情景,他们见得多了。毕竟,谁希望自己的女婿是一个瘸子呢?虽然裴天宇依然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,但毕竟他是自己的儿子,保不准其他人怎么想呢?

裴天宇倒是不知道,其实裴修早就跟自己的丈人和丈母娘见过面了,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暗中推动下井然有序的进行。

裴修和苏晚卿对视了一眼,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疑惑和不解。

这时候,容舒玄淡淡的瞟了一眼裴天宇,正好撞上了他看过来的眼神。

而且,自己的儿子腿脚也没有毛病了,这样一来,想必容亲家对于小六,也不会有太多的不满意。

地上还有一只摔碎的茶杯,翠绿的茶水流了一地,整个大殿内,都能闻到淡淡的茶香。

不过他知道,总归容亲家,不会害了天离国就是。

‘你老爹怎么一副震惊的模样?’

‘我也不知道呀,但我瞧着你爹的表情,应该是他的问题没跑了。”

裴修一句“爱妻”,顿时让原本彼此对视的人,都纷纷侧过头,看向裴修和苏晚卿的方向。容言玉的心微微一动,虽然昨晚的确与她见了一面,但今儿个一大早的,也不知道这个丫头跑哪儿去了,根本就没见到人。

裴天宇喊完后,忍不住又瞧了容舒玄一眼,但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,饶是裴天宇,也看不出来,他内心想的是什么。

所幸,大家伙都被这件事情砸的晕头转向,根本不会多加注意他这个皇帝。而且,朕的取向是很正常的。

裴修牵着苏晚卿走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便是容舒玄真诚的表情,以及裴天宇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。他这个皇帝,什么时候做成这样了……

在座的几个人正心思各异呢,外面的太监便已经高声喊话了。’

‘你敢说我爹的坏话,难道我爹就不是你爹么!’

‘是是是,媳妇儿,我错了,是咱爹。一旁的裴修牵着她的小手,看向她的方向,眼中难以抑制的溢出阵阵温柔,根本无法抵挡。他们一定很不好受。

裴天宇只好轻咳了一声,暂时将方才容舒玄惊人的语言抛诸脑后,瞪了一眼裴修道:“你小子,总算知道来敬茶了,太阳都日晒三竿了,你再不来,我都要叫丫鬟送菜上来了。

“裴亲家为何一直这般看着朕,是因为朕的容貌实在是太英俊了吗?”

裴天宇:“……?”裴天宇作为一个皇帝这么多年,实在没有人敢这样子对自己说话,而且还是说出这么……轻佻的话?但是想想人家是东霂国的皇帝,虽然大家都是皇帝,但人家那地位可比自己高了不是一点点。

饶是在场的几位都是老油条了,也无忽略这一充满了甜蜜的场景。

裴天宇想到这里,忍不住不着痕迹的擦了擦额头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一滴冷汗。今日皇后并不在,更何况,裴修的亲生母亲也并非是她,即便她在,也不可能向她敬茶。”

裴天宇刚说完,容舒玄看着他,十分认真的说道:“裴亲家,虽然朕的容貌确实是千百年来绝无仅有,但裴亲家还是不要这般盯着朕看了,以免朕的皇后吃醋。

容舒玄看着裴修,忽而笑道:“这会儿,你可就该改口了梦幻西游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

    热门推荐

    最新文章

  • 手串颗数

    2021-12-01
  • 结构力学

    2021-12-01
  • 鲜花速递北京

    2021-12-01
  • 热卷

    2021-12-01
  • 狗粮排行

    2021-12-01
  • 礼品

    2021-12-01
  • t恤衫的英文

    2021-12-01
  • 全包围

    2021-12-01
  • 超薄针织衫

    2021-12-01
  • 梦幻西游

    2021-12-01